缪斯不过一闷神

我想让你看见我的努力,也想让你看见我的进步。

[轰出胜]Double joker

  √警匪(黑道)

         √缉毒警久(其他暂时保密)

         √团宠久  (久受)

          ×ooc预警

       刚从警局走出的绿谷出久现在只感到疲惫不堪。
  
  最近已经出现了五起过量吸食毒品致死的案件了,初步推断,这五人的毒品来源应该相同,关键就在于,为他们提供毒品的人做事干净谨慎,愣是连一点多余的东西都没留下来。
  
  局里上下正因为这件事急得焦头烂额,而身为缉毒小组组长的绿谷出久,内心更是风雷火炮,为了尽快破案,他已经连续三天没有回家了,组员也不忍心看到组长如此劳累,于是集体选出了代表轰焦冻,来劝说绿谷回家休息。
  
  轰焦冻看着绿谷浓重的黑眼圈说:“你也不要什么都自己背负,还有我们,今天我来替你。”
  
  一听这话,绿谷急忙开口道:“那正好,有轰君帮忙事半功倍啊!”毕竟这种加班,完全是靠自己想要尽快将凶手绳之以法的决心支撑的,是无偿的。
  
  因为没有工资,所以之前也不好意思叫着轰焦冻帮忙。现在一听轰焦冻自愿加班,可把绿谷出久高兴坏了。
  
  “绿谷,休息一晚吧,组里的人都很担心你。”不知道为什么,绿谷觉得轰焦冻的语气突然软了下来,他突然很好奇,原来轰君也会有这样的语调啊,那那张永远一成不变的脸上会有别的表情吗?绿谷恍惚的想着。
  
  精神上的疲劳开始让绿谷的思想神游。
  
  为了省电,绿谷只开了自己桌子上的小台灯。周围一片黑暗,只有绿谷身身边散着白光,而轰焦冻站在白光与黑暗相接的地方,大半身体隐藏在黑暗中,绿谷抬起头想看看轰焦冻的表情,但长时间面对电脑和资料,让他的眼睛十分疲劳,竟有着看不清东西。
  
  看来我确实该休息了。
  
  “好吧。”绿谷撑着桌子站起来,给轰焦冻简短的说明了一下自己的那些资料,走之前也一个劲的叮嘱轰焦冻不要太过劳累。
  
  在夜晚,各种颜色的灯光总是可以点燃城市的繁华,那些只有在夜色的笼罩下才会开张的小吃铺也变得热闹起来,车水马龙的街道,逛街的人们,嬉闹的孩子们,绿谷感到自己从警局出来时,胸腔里就一直憋着一口气,但却在感受到人们普通生活中的安逸后,那口气便缓缓的呼来了。
  
  加油啊绿谷出久,为了守护他们平静的生活。他在心底小声的鼓励着自己。
  
  离开资料从工作状态中走出来的绿谷,这时才感到饥饿。于是他拖着疲惫的身体走进了一家离他最近的小饭馆,点了一份猪排饭,然后就趴在桌子上开始休息。
  
  由于之前身体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,现在好不容易有放松的时间,绿谷心里突然有点小小的满足,接着便安心的闭上了眼睛,
  
  就在绿谷的精神在现实与梦境的边缘徘徊时,突然一声枪响,绿谷出久整个人都从座位上弹了起来,急忙冲出饭馆,一边给轰焦冻发信息,一边向逆着人群流动的方向奔跑。
  
  四面八方尖叫声笼罩着绿谷出久,人群数量不断的增多,让绿谷举步维艰,刚挤出一点距离,又被慌乱的人们给推了回去,“抱歉,请让一下。”绿谷不断的对身边的人说着,脚下的动作也没停,努力的逆着人群,向前挤着。
  
  尽管那些前辈已告诉过绿谷,不该你的你就不要去,因为黑手党与警局约法三章,大概也就是黑手党的事情由黑手党内部自己解决,警局不能插手。
  
  但那是在不伤及无辜的情况下啊,万一现场有误伤呢?!想到这里绿谷又加快了自己的移动速度,最后他远远的看见了人群尽头的两帮人。
  
  双方在一个露天的餐厅对峙,一帮都穿着整齐的黑色西装,但领头的却只穿一件黑色T恤,他随意的坐在一把椅子上,像是习惯使然,他在手里把玩着什么,离得太远绿谷有些看不清,应该是把枪,而另一帮小混混明显就是被吓傻了。
  
  除了这两队人,周围的人早都跑光了,绿谷出久松了一口气。
  
  他小心翼翼的贴着墙前进,缓缓的拉进与他们的距离,以便出现什么特殊情况,可以冲出去当面制止。最终他躲在一面墙后,等待着轰焦冻他们的到来。
  
  突然又是一声枪响,绿谷一惊,听枪声应该是西装那边开的枪,没听见惨叫,怕是没有伤亡。他打开手机的摄像功能,将摄像头伸出墙角,观察着双方的情况,但由于角度问题,绿谷只能看见小混混那边。
  
  “这样吧,大哥,你说怎么办,我们就怎么办,只要不过分,这事就这么结了,你看行不行。”小混混中的一个人说道。
  
  “啊?老子的货你们都敢偷!弄出那么多人命,现在还想了?!”黒T恤的声音带着显而易见的怒气与张狂,但却沙哑的好听,甚至好听到让绿谷觉得有那么一丝熟悉。
  
  货?人命?绿谷忍住自己想要冲出去的冲动,决定再听听他们的对话。
  
  “您……您提条件吧……”有个小混混说。
  
  “行啊,把你们所有人的命给老子留下,这事情就结了。”
  
  屏幕里的小混混们一听这话,都不淡定了,绿谷看见为首的小混混,犹豫了两秒,转头开始跑,其他小混混们也都慌了手脚,领头的都跑了自己还愣着干嘛?
  
  “今天你们一个都别想走!”
  
  “警察!不许动!”在这一刻绿谷终于忍不住,拿着警察证和枪冲了出去。等看清黒T恤的脸后,绿谷出久觉得自己活在梦中。
  
  “废……废久……”爆豪胜已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,条件反射性的站了起来,刚才的气势在见到绿谷出久的那一刻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  
  “小胜?”绿谷简直不敢相信,眼前的黑手党居然是自己的幼驯染。
  
  爆豪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,撞倒了身后的椅子,椅子与地面撞击发出了“咚”的一声,这一声惊醒了在场的所有人。
  
  绿谷反应奇快无比向爆豪说道:“跟我走小胜。”他睁着他的绿眸,眼中闪着强制与请求,又混杂着喜悦与期待。
  
  “切,还真是恶心啊。”爆豪偏过头不再去看那双眼睛,他怕他拒绝不了。
  
  警车的鸣笛声逐渐增大。
  
  就在这时,有个小混混胡乱的对着绿谷开了枪。
  
  “喂废久!”虽然刚才还说着恶劣的话,但在这一刻爆豪却立马冲到了绿谷的身边。
  
  绿谷出久当时注意力全在爆豪身上,根本没有注意到其他人的动作。
  
  “没事。”绿谷捂住自己被子弹擦伤的左臂,因为疼痛而小声喘着气。
  
  爆豪看了眼绿谷,抬手给了那混混一枪,打中他拿枪的手,并吩咐手下的人:“把那个垃圾带上,我们走。”接着就转身准备离去。
  
  “慢着!”绿谷用右手抓住爆豪:“小胜,能不能把他交给警察处理。”
  
  “不能,还有别碰我。”爆豪说完。干脆利落甩掉了绿谷抓在自己身上的手,带着人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  
  绿谷站在原地看着爆豪的背影,就像七年前看着爆豪从警校离开时一样。当年他也是这样,站在原地,看着爆豪的身影离自己越来越远。
  
  “绿谷!”轰焦冻带着支援赶了过来,看见绿谷的情况后,问道:“你中弹了?”
  
  “谢谢你,轰君,只是擦伤,没关系的。”绿谷一边往回走一边说,整个人却像暴雨后被雨水捶打的幼苗,没有一点生机与活力,以往无论绿谷受了多重的伤,他依然会笑得一脸灿烂。
  
  看着绿谷心不在焉的样子,轰开口问道:“绿谷,你在想什么?”
  
  他看见绿谷偏着头,眼中闪着光,最后在各种情绪的混合与涌动下,涨满了眼眶,溢了出来,那些光趟过活波可爱的雀斑,顺着他略有婴儿肥的脸颊流了下来。
  
  但轰知道那不是因为疼痛,他感到自己的心脏不可抑制的加快了速度。
  
  “轰君,我找到小胜了。”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
[双黑/太中] 囚徒(下)

囚犯宰×狱警中(1w字完结篇,完结当然有车!)

      一句话,像是盆冷水让中也如梦初醒,把正往身下伸的手缩了回来。
  
  卧槽,他怎么知道我在看啊?!
  
  中也刚才还觉得热的不行,现在却感觉后背发凉。
  
  处理完释放出的欲望后,太宰治对着摄像头,极具暗示性的伸出舌头舔舔嘴唇,情色意味不言而喻。接着便愉快的钻进被窝里睡觉了。
  
  一定要好好休息才行啊,不然哪来的体力把中也骗上床呢。
  
  中也还在惊吓中僵硬着,刚恢复一点神志,却又看见太宰正对着镜头伸舌头,中也感到脸上一热,赶忙移动鼠标,关掉了太宰的窗口。
  
  接着中也便陷入了沉思,他有些惊恐的发现了一个事实:他对那个青花鱼是有反应的。从小没有谈过恋爱的中原狱警在这一刻出现了迷茫。
  
  这不应该啊,就算没有谈过恋爱,我也应该喜欢女孩啊,难道是因为在监狱待时间长了?他开始回忆自己以前值夜班时,遇到这种事的反应。
  
  以前中也遇到囚犯自慰时,都会选择无视。毕竟,一个大男人打飞机有什么好看的啊?可是太宰做这种事的时候……真的挺好看的,不然中也怎么会看完了全过程,都不带眨眼的。
  
  还是因为很久没做这种事了,所以看到太宰做才会有欲望?中也越想越难受,太宰靠在墙上喘息的样子,一直在他脑中循环播放。中也越想说服自己不要去在意,结果思想却不受控制想的更多。
  
  犹豫再三,中也颤抖的捏住鼠标,把太宰刚才解决生理问题的那段视频调出来,又看了一遍……整个过程,中也提心吊胆,虽然知道晚上没有人,但还是怕有人来敲门,看完后,还顺手删了太宰治那段录像,生怕被人发现自己晚上看别人自慰的事实。
  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
 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房间里突然多了一个人的原因,陀思妥耶夫斯基这天晚上失眠了,虽然他早早的就闭上了眼睛,但却一直没睡着。在偶然一次睁眼时,他看见4132正专心致志的与摄像头对视,他觉得这室友可能有病,然后又开始闭目养神,直到他听到细微的喘息声,他睁开眼发现对面床上的人居然在对着摄像头打飞机!
  
 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那人是个变态吧!!
  
  陀思妥耶夫斯基默默的扯扯被子,蒙住自己的脑袋,说服自己什么都没发生,然后在恐惧中进入梦乡。
  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
     太宰治是睡了个好觉,而中原中也则是度过了人生中最漫长的一夜,他整个晚上脑子里都是太宰治太宰治太宰治,他甚至开始回忆起以前与太宰治在一起种种,他几乎是把自己目前的人生全部回忆完了,结果一看表,居然才三点?!为什么这个夜班过的这么慢啊!
  
  早上广津柳浪来接班时,刚打开门,就看见中原中也已经像条死鱼一样趴在桌子上了,出于对港监中得力狱警的关心,他连忙开口道:“中原狱警,你没事吧?”
  
  听见有人呼喊自己的名字,中也刷的一下直起身来,僵硬的转向声音发出的地方,用两只带着浓重黑眼圈的眼睛,直勾勾的盯住广津柳浪,而老爷子则被他这挺尸一般的起床方式,吓得往后退了两步。
  
  像是终于苏醒了一般,中原中也的眼中一点一点重新恢复了光彩,“没事,就是有点累。”中也回道。
  
  老爷子看着中也双手放在电脑桌上,借力撑起自己的身体站了起来,摇摇晃晃的向门口走去。看着中原中也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,广津柳浪热心的叮嘱道:“记得回去好好休息啊。”
  
  中也停住脚下软绵绵的步子回道:“谢谢你,老爷子。”说完,又踉踉跄跄的走掉了。
  
  唉,现在这些年轻人真是让人担心。
  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
  早上囚犯们在餐厅吃早饭时,大家都一堆一堆的坐在一起,谁是老大谁是小弟一眼就能看出来,虽然是在监狱里,帮派嘛,还是要分的。
  
  而太宰治则一人安安静静的打好饭,嘴里唱着不知名的殉情之歌,步伐近乎欢快的走向一个没人坐的小餐桌,开始了一个人的用餐。
  
  “那个4132是不是有点不正常……”一个囚犯说。
  
  “我也觉得啊,哪有人进监狱还这么开心的……”另一个赶忙接道。
  
  “可惜了啊,长这么漂亮一张脸却是个傻子。”
  
  听到这话,陀思妥耶夫斯基停下手中正在戳土豆的勺子:“那不仅是个傻子,还是个变态。”
  
  “变态?”一个囚犯笑道,“能有2301变态?”
  
  2301一个长相俊美,却爱吃人的连环杀人犯。
  
  陀思妥耶夫斯基轻蔑的丢掉手中的塑料软勺:“连续强奸八个小男孩,其中还有三个sm致死的,你觉得呢?”
  
  一听这话,周围的囚犯们一下子都安静了。虽然港监里关的都是罪行滔天的犯人,而且他们的性格都很奇妙,偶尔会在一起比谁曾经杀的人多,谁的犯罪手法更高明,谁能将警察耍的团团转,每个人都是恶徒。但恶徒也是有尊严的,最看不起的便是强奸进来的,看不惯强奸女人出名的,更看不惯对小孩出手的。
  
  “真的假的?”有囚犯因为太宰的长相而怀疑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话。
  
  “呵,我说的话岂能有假?”陀思妥耶夫斯基,黑市里最有名的情报贩子和毒品贩子,只要你有钱,没有他搞不到的情报。即使是进了这种孤岛监狱,他的消息也依旧灵通的不得了,不管是监狱里的,还是监狱外的。
  
  他的消息来源渠道至今还是个迷。
  
  “那真应该给这渣渣一点颜色看看啊。”犯人们纷纷望向正在角落中吃饭的太宰治。
  
  太宰治正吃的津津有味,直觉告诉自己有点不对,刚抬起头,却发现整个餐厅的囚犯都正目光凶狠的盯这自己,太宰治对他们露出了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后,继续埋头吃饭。
  
  哈,4132有你好受的。陀思妥耶夫斯基悄悄的在心里幸灾乐祸一下。
  
  喂喂喂,我怎么感觉有点后背发凉啊……太宰吃着饭想道。
  
  中原中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,只要一睡醒,便立马进入工作状态,今天他醒的很早,其实也没睡好,好不容易睡着了,却又梦到太宰治抱着自己直说:中也我喜欢你。吓得中也早早就醒来了。
  
  啊啊啊啊啊啊烦死了啊!就不能不想他么?!中也烦躁的抓抓自己的头发,掀开被子,穿好制服,带好警棍,对着镜子正正自己的帽子,便推门出去准备工作了。
  
  现在已经到了囚犯们每周一次的放风时间,中也走进监狱给一个个铁门开锁,犯人们看见中也,当然都是满心欢喜。同时又想到那个4312那么变态,说不定还会对漂亮的中原狱警出手,对4312的厌恶便又高了一个档。
  
  当中也去开太宰的铁门时,太宰站在门口凑向向中也,低声说道:“中也昨天看见了吧。”
  
  刻意压低的嗓音和暗示性的话语,一下子又把中也的思绪拉回到太宰自慰的录像上,“什……你在说什么啊……”中也连头都没抬,僵硬的回道。
  
  看到中也伸手压低帽子想遮住泛红的脸颊时,太宰轻轻的笑了:“说谎是没用的哟,我对蛞蝓的一举一动都了若指掌啊。”
  
 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,中也“刷”的一声拉开铁门,然后转身就走。
  
  居然还真的对中原狱警出手了?!
  
  太宰治的一举一动都被囚犯们看在眼里,当他凑过去和中也低语时,就已经使犯人们的怒气积攒到极致了。
  
  刚出到牢笼外面,便开始有囚犯在与太宰擦肩而过时,“不小心”撞倒太宰了。而太宰治本人,则全当他们是看新囚犯不顺眼才会这么做。

    中也精神恍惚的看着在球场上打球的犯人们,自己对太宰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,自己是真的不清楚。
  
  并不是对美丽的少女没有过幻想,但那些热度总是来的快去的也快,以至于让中也感到如果这是爱情的话,那爱情不过就是三分钟。
  
  中也生的俊俏,小时候可爱又直率,朋友自然一大堆。被领养走后,随着年龄的长大,中也的话也越来越少,虽然长的好看,但总是一副生人勿近的高冷模样,让喜欢他的女孩们,也就只敢默默喜欢一下他,所以他在学校也没交到什么朋友。
  
  这样算一下,和自己在一起时间最长的朋友,也就是那条青花鱼了。对于自己冒出的想法,中也又有些哭笑不得,我居然已经把太宰那家伙当朋友了啊。
  
  明明是那么讨厌的一个人。
  
  想到这里,中也开始下意识的寻找太宰的身影,结果他发现太宰治人没找到,总是喜欢打球的犯人,倒是少了一些。
  
  糟了,中也听到自己心里咯噔一下。
  
  当太宰被一群人扯到树林里的时候,他心如止水,平静的不能再平静。
  
  所以说,这种戏码为什么那里都有啊,太宰无视掉囚犯们显而易见的怒气,自顾自的想道。
  
  现在的他再也不是以前那个虚弱的男孩,体术谈不上有多好,但自保还是没问题的。
  
  其中一个面相凶恶的男人,一把扯住了太宰囚服的衣领,厌恶的开口道:“能做出强奸小孩这种事的人渣,还真是恶心啊。”
  
  这话一出,太宰治懵逼了,“我?强奸小孩?”太宰简直不敢相信黑市给自己弄的假案底。
  
  回想起尾崎红叶给他送东西时的表情与语气,太宰治感到自己心凉了半截,那中也……
  
  “哟,还装不知道。”另一个囚犯对太宰的反应嗤之以鼻。
  
  “真不知道,都已经到这种地方了还有什么好装的。”
  
    当然面对这些人的误解,太宰也懒得解释,毕竟你们和我有什么关系。
  
  想要进港监,无疑是要那种能在短期内犯下重罪的,军火贩子,毒品交易,组织黑帮什么的确实都需要一定的时间,而且需要大量的假证,这些假证都耗时耗力,但如果没有的话,又很容易就会被港监查出是假的,炸银行恐怖袭击什么的就更不可能了。
  
  强奸?这确实是个很容易伪造的犯罪,只要给别人足够的钱,让她去充当受害者,去警局随便哭诉一下,而且证据与证词也很好伪造,这确实符合他要在短期内进港监的要求,但是这罪名未免太难听了吧!
  
  一想到去取伪造资料的手下,太宰治就感到自己头疼,芥川啊芥川,你办事就不能圆滑一点么?我让你去取个案底,你还真的就是去取个案底,也不知道打开检查一下,看看它合格不合格啊。
  
  正在太宰思考回去以后怎么惩罚自己不争气的手下时,突然有人一拳打了过来,几乎是大脑还没做出反应,身体就已经先动了起来,太宰往右侧了侧身子,轻轻松松躲过刚才的那记直拳。对方也没有停顿,抬起右腿又攻了过来,太宰反射性的向后连退几步,但就在这时,太宰感到身后传来一阵风声,
  
  糟了,躲不过去。虽然脑子转的够快,但奈何身体素质却跟不上,有人从身后一脚踹上了太宰的小腿,太宰治整个身体不受控制的跪了下去。
  
  以太宰的能力只能摆平三个人,但这些囚犯早都超过三个了。
  
  但是,打不赢,可以跑啊。
  
  正在太宰治犹豫要不要逃跑的时候,他的目光穿过那些围堵在他面前的囚犯之间的空隙,看见了一个穿着警服正在向这里奔跑的小矮子。
  
  太宰立马放下了所有的反抗的念头,顺势倒在了地上,蜷起自己的身体,准备承受囚犯们的拳打脚踢。
  
  “喂!你们在干什么?!”
  
  听见这熟悉的声音,蜷缩成一团的太宰,偷偷的笑了。
  
  一样的话,一样的人,在不一样的地点,不一样的时间,做了同样的事。
  
  “喂!4132你没事吧。”中也冲到太宰身边,小心翼翼的扶起太宰,赶忙问道。
  
  “嘶……”太宰皱了一下眉,“没事。”
  
  太宰捂着头的手放下后,中也看见深红色的血顺着太宰的苍白的脸颊往下流。
  
  这怎么能是没事。
  
  太宰胡乱抹了一把自己的脸,擦掉血迹,转头看见中也满脸的担心,又忍不住在心中窃喜。
  
  中也扬起头眉宇间全是傲气,“胆子不小啊,在老子管的时间都敢闹事。”
  
  “中原狱警,我们只是想教训一下这个人渣……”带头的人企图解释。
  
  “呵,能被关在这的,哪个不是人渣。”中也看着一群比自己高大囚犯不屑的说道。
  
  “在监狱中斗殴,不用我说,你们也应该知道惩罚是什么吧,自己去找红叶大姐领罚。”他扶着太宰治又补充了一句:“如果你们还想在港监待下去,就别让我亲自带你去领罚。”
  
  说完就头也不回的扶着太宰向医务室走去。
  
  一路上中也感到太宰简直虚弱的不行,身体冰凉,站都站不稳。看样子,被打伤了。想到这里中原中也下意识的加快了步伐。
  
  “中也……”就在这时,太宰开口道。
  
  太宰整个人都趴在中也的身上,断断续续的呼吸喷在中也的颈部,酥酥麻麻的感觉让中也心痒。
  
  “干嘛?”
  
  “中也,我没动手……”
  
  “嗯,我知道。”
  
  “中也,我不是强奸犯……”
  
  “嗯,我知道。”
  
  “中也,我喜欢你。”
  
  “嗯,我知……”中原中也猛然停下脚步,他听见自己的心脏剧烈的跳动,声音大到像是带动了耳膜,耳朵嗡嗡的响,这感觉简直就是突然被自己暗恋对象告白的喜悦。
  
  这是我的梦?中也迟疑了两秒继续迈开脚步,“青花鱼,你脑子被打坏了吧。”虽然心跳快到让人无法忽视,但中也还是选择假装淡定。
  
  “是啊,好疼的!”太宰捏着嗓子声音像个撒娇的少年,仿佛刚才他什么话也没有说。
  
  虽然知道他在装,但是听到这声音,中也又忍不住心软,安慰道:“没事,等会上药。”
  
  中也扶着太宰治一脚踹开医务室的门,急声道:“boss!有人受伤了。”
  
  但回应他的,却是医务室里被风吹得呼呼响的白纱窗帘,医务室空无一人。
  
  想想自家监狱长肯定又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与爱丽丝玩换装游戏吧。
  
  “啧,”中也让太宰躺在床上,自己去给他拿纱布与药水。“为什么非要我照顾你啊!”
  
  “中也……”
  
  “你烦不烦啊!”中原中也一边到处找药一边回应。这两天太宰的举动已经让他很烦躁了。
  
  看着中也捏着纱布找药水的忙碌身影,太宰竟有一种两人已经确定关系在一起很久的感觉,好像自己经常受伤,而中也也已经习惯了给自己处理伤口一般,就像小时候自己经常自杀,而中也总是及时赶到来救他一样。
  
  如果能一直这样就好了,太宰笑得一脸温柔,看向中也得目光中是藏不住的爱意。
  
  可惜了,背对着太宰的中也可看不见。
  
  就在中也找好药水,转身向太宰走来的那一刻,太宰立马收住自己的温柔与爱意。
  
  “刚喊我干嘛?”中也用左手掀起太宰额角的刘海,凑近去看太宰的伤口,接着用镊子夹起沾了酒精的棉花去给他的伤口消毒。
  
    中也与太宰的距离不过三厘米,一双蓝眸中尽是专注,中也做什么事都是这样的认真,哪怕只是处理额角的擦伤,但也正是这样的专注迷住了太宰治,不,对太宰治来说,中原中也的任何地方都很迷人。
  
  中也的呼吸像是一张网,套住了太宰的心,感受到中也的气息全部打在自己的脸上,太宰甚至不敢呼吸。他看着中也眨眼时扑闪的睫毛,心中猛然一跳,凑过去吻上了中也的眼睛。
  
  喊你是因为喜欢你。
  
  “啪嗒”一声,银色的镊子从手中掉落到了地上。
 
  
  中也感到一片冰凉贴上了他的右眼,柔软的触感提醒着他,那是太宰治的吻,但中也却僵在原地不知所措,接着那片冰凉贴上了他的唇。

(车走评论!!图三!)

(这么晚才更文真的超抱歉!!谢谢还在看的你们!)
 

  

囚徒(中)[双黑/太中]

   囚犯宰×狱警中

   监狱文(有辆小车!)

  

   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。

    中也看着手中那份太宰的档案感到无比震惊,档案中对太宰是如何犯下罪行的描述,可谓是详细的不能再详细。

     一共侵犯过8个男孩,其中还有那么几个涉及SM ,手法残忍甚至变态,男孩个个被折磨的痛不欲生,档案中还附有男孩们的证词。

    虽然来到港监的程序是非常严格的,但是也不排除能混进来的可能,毕竟他可是太宰治啊。可是档案中铁证如山,又让人不能不信。

   如果这是真的,那太宰……

   中也被自己突然冒出的想法吓了一大跳。

   不会的不会的,他烦躁的想着,伸手就将这份烂档案砸在了对面墙上,白纸哗哗哗落了一地。
  
     这种东西怎么能信,不过几张纸而已,随随便便就可以伪造的。

   他用戴着皮手套的手抹了一把脸,想让自己保持清醒,就算是这么多年没见太宰,他也相信太宰肯定不会做出这种事。

    那这档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 太宰治每次回想起自己的童年,姑且算是童年吧,他都会觉得不可思议。
   
      太宰治从小身体虚弱,病怏怏的,还缠了满身的绷带,看起来就不像个正常人。

    但孩子们不喜欢与自己不一样的人。
   
    他们总会聚成一团,然后让那个最受欢迎的孩子充当小队长,什么都听小队长的,而小队长最讨厌与自己不一样的人,于是那个与大家不一样的人便会遭受到莫名的排挤与嘲讽。
  
    无论是哪的孩子,都一样。

    尤其是在孤儿院那种地方。

    被别的小孩打骂也好,排挤也罢,太宰治都觉得正常的不能再正常,纵使他什么坏事也没做,别的孩子也依然会这样对他,他是个聪明人,也能明白孩子们这样做的原因,但同时他也懒去改变现状。

     为什么要想方设法融入到那些孩子中呢?他们无聊又幼稚,丑陋又麻烦。
    
     而就在这样他以为正常的日子中,突然因为一个人的出现而变得不正常。
 
     那就是中原中也。

      “喂,你们在干什么啊?!”那是他第一次听见中原中也的声音,简直就像把剑,又像一道光。

        太宰治现在还清楚的记得,中原中也冲是怎样进了围殴他的人群,是怎么样一把将他拽到自己的身后,是怎样打哭那个小队长的。每次想到这些事情他都忍不住的想笑。

       他不一样,他是不一样的,从见到中原中也的第一面起他就知道,中也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   他是那样单纯又美好,漂亮又倔强。

       “我告诉你们,以后再让我看见你们欺负他,你们就完蛋了。”中原中也对那些小孩放完狠话,伸手指向身后的太宰治说道:“他是我罩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毋庸置疑,在听到这种话后,太宰治的心跳停止了一秒,接着开始剧烈的鼓动。太宰治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切实的感到自己是活着的。

       他是个有趣的人,太宰不禁这样想道。

       在吓跑那些欺负太宰的小孩后,中也正想转身看看太宰治怎么样了,却突然听到了他的笑声。
 
       这人莫不是被打傻了吧。

      “喂……你没事吧?”中也看着坐在地上笑的抱成一团的太宰发问道。难不成真的是精神有问题,毕竟他被群殴后也没哭也没反击,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。

      “哈哈哈哈……自己本来就是个蛞蝓,居然还说要罩我。”太宰一边说着一边扶着墙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 “你说什么?!我救了你的命,你应该感谢我好么?”中也压着自己头上的白色棒球帽看着眼前的男孩。

        太宰摇摇晃晃站起来后又反驳道:“什么救了我的命啊,就算你不救我,我也不会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切,真是白救你了。”中原中也留下一句话准备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   就在他准备走时,又听见了男孩发出“嘶”的一声,单纯热心的性格使他懊恼的翻了个白眼,又转身回到了太宰的身边。

       又没办法不管他。

      他没有看见太宰露出的阴谋得逞的微笑,当然他早已习惯殴打,所以并没有觉得有多痛。

       中也觉得太宰治虚弱的简直就像一条濒死的青花鱼,于是他伸出手,扶住了太宰治:“我带你去找医生。”

      “才不要蛞蝓帮我。”

     “青花鱼!你再给我说一遍,我就把你按在这打一顿!”

     “噗,蛞蝓。你是想救我的吧,怎么可能再打我一顿。”太宰治笑着说。

     “啊!!!你真的烦死了啊!”中也确实不会打他,刚才那话也就是生气顺口说的而已。

    太宰治整个人都倒在中也的身上,看着橘发男孩皱褶好看的眉,似乎很讨厌自己,但却又用力拖着自己去找医生,真的是单纯的矛盾集合体啊,于是他开口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
    “中也,我叫中原中也。”他清晰的听见男孩用清脆的声音从薄唇中吐出他的名字。

  
 

    “4132,你的东西。”尾崎红叶将狱服和日常用品送到了铁门前,太宰伸手取过自己的东西。

   尾崎红叶,狱警中唯一的女性,也是当年将中原中也从孤儿院领走的人,她身上散发着一种古典美,本来也是囚犯中受欢迎的对象,但因处罚囚犯心狠手辣而出名,于是再也没有囚犯敢倾心于她,听说她领导的处罚小队和那个关禁闭的小黑屋,是所有囚犯的噩梦。

    “……真是看起来长的人模人样,没想到竟是个禽兽不如的东西。”尾崎红叶看了一眼太宰治,语气中竟是厌恶。

    听到这话,太宰治整个人都不好了,直觉告诉他,这评价与他的案底有关,但说实话,太宰治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犯了什么罪。

      自从中也被领养走后,他就开始寻找中原中也,如今他终于有能力时,他得到消息说中原中也在港口监狱做狱警,太宰就开始想方设法去见中也。

     但奈何港口监狱内部程序严密,岂是一般人想进就能进的。想进港监只有两条路:一做狱警,二做囚犯。

     传说港监的狱警都是内部人员,而且都是终生的,没人知道如何才可以成为港监的狱警,于是太宰只能选择做囚犯。

     之后他派手下芥川龙之介去黑市带回了给他伪造好的案底,接着买通武装侦探社的人,将他送进了港口监狱。

      所以说,在整个过程中,太宰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犯了什么罪才能进入港监的,他知道能进港监,罪名肯定不轻,港监多的是变态杀人犯,天才犯罪者,想想自己大概是:抢了十几个银行?连环杀人犯?还是黑市军火走私商?

   禽兽不如?那可能是人口买卖或者连环杀人犯??

    算了先换衣服吧, 太宰脱掉自己的外套,正准备脱裤子时,听到对面床上的人说话了:“你就不能进被子里脱么。”

     “大家都是男人,我都不介意,你干嘛要介意。”太宰看着自己的室友说道。

      陀思妥耶夫斯基用被子蒙住眼睛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 啊……那个4132真是让人讨厌啊。

     啊……对面床上的那个人真让人不舒服。

     两人同时在心底想道。
 
     中也一直在为了太宰的档案奔波,他认真的查了太宰的犯罪记录,发现网上居然还有太宰犯罪的报道,但即使是这样,中也也依旧相信太宰是清白的,他在尽全力找到破绽还太宰清白。

     一天下来,他已经筋疲力尽。中也靠在椅子上,松了松自己的领带,解开蓝色制服的两颗扣子,让自己喘口气。

  都已经到晚上了啊!为什么查了那么多资料都查不到啊!万一是有人栽赃陷害太宰呢?啊啊啊!!一点头绪都没有啊!!中也趴在桌子上抱头想道。
  
  关键是我为什么要帮那个混蛋做这些事啊?
  
  中也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为了太宰把自己搞得这么累,实在要说的话,那大概是:因为那个青花鱼是我小弟啊,没我罩他,他就不行。
  
  嗯,一定是这样。
  
  中也正在因为太宰的事不知从何查起而苦恼时,突然传来敲门声。
  
  “进来。”中也沉声道。
  
    拥有与中原中也一样发色的女人推门而入。
  
  “啊……红叶大姐。”中也赶忙站起身整理自己的衣服。
  
  “呵呵……”红叶看着中也手忙脚乱的样子,掩着嘴笑了起来,“没关系中也,妾身来通知一下你,今晚你值班。”
  
  一听红叶大姐不介意,中也立马停下整理领带的手,笑着回道:“谢谢大姐。”
  
  送走尾崎红叶后,中也径直向监控室走去。
  
  值班的工作也就是盯一晚上的监控,防止囚犯做出什么违法乱纪的事。
  
  居然已经十一点了,中也看着屏幕上的囚犯们都钻进了被子,中也打了个哈欠。
  
  确实也到了该睡觉的时间。
  
     不知道太宰怎么样了,中也顺便调出了太宰的监控录像,画面上的太宰坐在床上,背靠着墙。
  
  他还没睡啊,可能是不习惯监狱生活吧。
  
  中也也不知道为什么,自己鬼使神差的放大了画面上太宰治的脸,同时太宰治就像能感应到一般,转头看向监控摄像头,透过监视屏幕直勾勾的盯着坐在显示屏前的中也。
  
  中也被太宰这一看吓了一大跳,看太宰那眼神,就好像知道是自己在看他一样,巧合吧……他怎么可能知道是自己。
  
  于是两人开始隔着屏幕对视。
  
  当然,太宰治的举动,在室友陀思妥耶夫斯基看来简直有毛病,哪有人大半夜不睡觉,一直坐在床上看摄像头的啊。
  
  太宰眼神坚定到让中也有种错觉,中也甚至觉得不是自己在监视太宰,而是太宰在监视自己,但自己又明知这是不可能的事。
  
  他正想着,发现屏幕上的太宰对他勾了勾嘴角,笑得像个孩子,就好像有什么恶作剧要得逞了一样。
  
  接着他看见太宰将手伸进了自己的裤子里。
  
  
  一辆小车(我不会放链接啊!!车走评论!!图二!!)
  https://m.weibo.cn/5600563244/4247292128915424
  
  
    
  
  
  
  
  
  
  
   

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

  

   

    

囚徒 (上)

囚徒 (上)

监狱文!!!(不知道有没有人喜欢啊)

囚犯宰×狱警中

     传说中有这么一个地方,表面看起来风平浪静,但里面却关押着世上最残忍的杀人犯与无恶不作的渣仔,但这些形容词只适用于他们来到这里之前。

     被关押在这里的囚犯无疑都是终生监禁,来到这里,便意味着永远失去自由。

     越狱?这是不存在的,迄今为止在这个地方还没有发生过一起成功的越狱事件。这里有的是牢不可破的铁栏,有的是训练有素的狱警,有的是严厉苛刻的规定。

    这个地方,便是——港口监狱。

    其实这监狱本来是没名的,现在虽然叫这么个名,但并不是因为它临近港口,相反,它在一个远离港口的孤岛上,而离这座孤岛最近的陆地,就是是那个小小的港口,对于长年在这里生活的囚犯们来讲,那个港口就是他们唯一的希望,逃离这里的希望。

    就在这个传说中的监狱里,还有一个传说中的狱警,他有着一头漂亮艳丽的橙发,那是在漆黑中唯一能温暖人心的颜色,他有一双宝石蓝的大眼,那颜色不同于孤岛四周的令人绝望的海水,而是儿时记忆中的夜空,广阔而令人舒畅。

   他穿着那套蓝色的狱警制服,黑色的皮带勒紧了他劲瘦的腰身,从不离身的警棍彰显着他威严,漆皮的军靴勾出他结实有力的小腿,他还戴着那顶从来没有放下的警帽。

       虽然中原中也身高只有一米六,但气场却有一米八。

      犯人们的生活压抑又无聊,唯一的乐趣便是看这个美丽的人,在同性堆里生活,性取向难免都会有些偏差,监狱中捡肥皂的人多的是,但所有犯人中一直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:不能对中原狱警出手。

      所有犯人都不约而同的遵守这句话。

      其实也不是愿不愿意遵守的问题,而是中原狱警体术整个港监无敌,他们就是想出手也得保住自己的小命啊。

     海风扑面而来夹杂着淡淡的咸味。

     中原中也吸了一口手中马上燃烧殆尽的香烟,将它随意的丢在地上,接着一脚踩上那忽明忽暗的火星,从他踩下去的力度,便能得知他的不耐烦:“话说,为什么今天的犯人送到的时间为什么比以往慢了这么多啊!”

     同为狱警的广津柳浪先生掏出口袋中的怀表:“哦?今天居然迟了一个小时啊,看来这次的犯人一定很棘手。”

     广津柳浪先生是港监的初代狱警,几乎是从港监一成立,他就开始在这里工作了,在狱警中是十分收尊敬的人,虽然年龄已老,但身手却依旧不减。

    “啧,不管他是神是魔,只要来这里,我让他就只能是个囚犯。”中原中也看着望不到边际的大海说道。

   广津柳浪看着中原中也因为烦躁而皱起的眉头,笑道:“在下到底是老了。”

   正说着便看见有一个小游艇正快速向港监驶来。

   “我倒要看看是什么厉害人,让我等这么久。”中原中也握紧拳头,指节咔咔咔的响。

   简单的与送人的警察客套两句,接过犯人的档案资料后,中原中也就颇为粗暴的将游艇上穿着沙色风衣,用黑头套蒙住脸的犯人扯上了孤岛。

   好瘦。

   中原中也扯起犯人的那一刻想道。

   看样子他有一米八,但体重却比想象中要轻的多,就像风一吹,他就会跟着倒一样。

   中原中也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,这么虚弱的男人能犯什么罪啊。

   因为犯人的头上套着黑色头袋,看不见路,所以中也便拽住犯人手腕上的手铐,带着他往监狱走去。

   广津柳浪先生还在海边与警察做交接手续。

   中原中也感到那个犯人捏住了自己的手腕,可能是来到陌生的地方而且被蒙住眼,会感到安全感缺失,所以就会下意识的捏紧一些东西。

   大多数犯人第一次来的时候都会这样。

   而中原中也不是很喜欢与陌生人有什么肢体上的接触,所以就养成了带手套的习惯。

   但当这个犯人捏上自己手腕时,自己却没有什么抵触的感觉,甚至还觉得有些熟悉。

      特别是在当他看见犯人袖口露出的一点点白色绷带后。

   中原中也对这个犯人越发感到好奇,于是加快了脚下的步伐,想要快点到监狱看看这个男人的档案。

    可这个男人却是那种安全感缺失严重的类型,他走的越来越慢,捏着中也的手越来越紧,拖着别人走实在是太累了,无奈之下,中原中也也放慢了脚步。

     几乎是刚进监狱中原中也就一把摘掉了犯人的头套。

    先是犯人轮廓分明的下巴,接着是似笑非笑的薄唇,再接着是他高挺的鼻梁,再往上便是那能容下万物的深棕,他的眼角微微上挑,桃花眼中含满了笑意,等头套完全摘下后,他的一头黑发便暴露在空气中。

   虽然摘头套是在一瞬间完成的,这些景象也是在一秒钟之内看见的,但当中原中也回忆起来时,却觉得像是在看电影中被拉长的慢镜头一般,男人的俊颜尽收他的眼底。

   “太……太宰?!!”看见童年时的玩伴,中也很是惊讶,对刚才自己多等一个小时的不耐烦,立马被抛之脑后。

   男人低下头凑到他面前,笑着说:“你好啊,中也。”

   中原中也快速转头看了看四周,确认大厅里没有什么人后,拽着太宰治来到一个角落,低声问道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。”

   “啊……这么多年不见,蛞蝓还是一如既往的矮嘛。”太宰治没有急着回答他的问题,却来了一句儿时的嘲讽。

    果不其然,他看见中也捏紧了拳头。

    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嘛,一点就着。

    “快点回答啊,臭青花鱼!”中原中也压下心中的怒火。

     “你想知道?”太宰眯起眼睛看着他。

      见他还不回答,中也急得一把拽下他的衣领,皱着眉头低吼道:“废话,这里很危险。你不能待在这。”

      见中也已经拉进了与自己的距离,太宰治便顺势凑到中也的耳边:“因为我想见你。”

     一听这句话,中原中也的心跳漏了一拍。

     几个字就像是从他口中喷出的热气,呼进了中也的耳中,中也感到他的吐息打上了自己的耳廓,多年没有与别人有什么亲密接触的中也,只觉得耳根发麻,配合着太宰治说出的这句话,中原中也感到自己鸡皮疙瘩起了一身,但很快又反应过来:“混蛋别开玩笑。”
  
      太宰治偏着头眨眨眼:“我没骗你,中也怎么可以不相信我。”他的语气温柔,还带着一丝被像是被他拼命压住却又不经意流出的委屈。

     “我……”中也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急于解释,明明知道太宰那些都是装出来的,但还是禁不住的心软。
    
      毕竟太宰比中也更了解中也。

    但还没等他把话说完,广津柳浪先生便踏进了监狱大厅,中也只好假装成不认识太宰的样子,把没有说完的话咽进肚里,然后假装淡定的将太宰送往早已定的牢笼。

    牢笼中的犯人都知道会有新囚犯,于是早早就站在了铁栅栏面前。这些犯人也就两个目的:一是为了看看漂亮的中原狱警,二则是看看新犯人是个什么样的人。

     “嘿!你是个美人!”突然有一个犯人对着太宰喊到。

     “有没有兴趣和我来一炮!”一个犯人邀请道。

      “你的身材和叫声一定很不错!!”又有一个犯人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 在他们看清太宰治的长相后,越来越多的犯人开始对他吹口哨,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 “都给我放安静点!不然明天放风取消。”听到越来越多的垃圾话后,中也忍不住吼道。

        在港监这种地方,偶尔能给一次看看天空的机会真的非常难得,于是中也此话一出,果然管用,真的没有人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中也,你穿制服真好看。”太宰治跟在中也身后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 “啧,你也别说垃圾话。行了,进去。”中也将太宰带到地方后,将太宰推进去,然后将铁门锁住。“我有机会就来找你。”中也有留这句话便走了。

      看着中也离去的背影,太宰治又低头看看自己的手,仿佛刚才拉住中也手腕的温度还留在手上,他缓缓抬起手贴上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 中也,我终于找到你了。

     一回到办公室,中也就急忙打开太宰治的档案袋,想看看太宰到底犯了什么罪,能被送到这来。

     刚拿出来,中也便扫到了几个让他震惊的关键词:

      多次强奸男童。

     —tbc—